小朋友爭看卡通片‧ 把爭拗變成創意和談

小朋友爭看卡通片‧ 把爭拗變成創意和談

從大學圖書館借來兩部「叮噹大電影」,噢,不,現在叫做「多啦A夢大電影」。準備趁著假期與兩個小朋友看。都是我不好,為甚麼要借兩部?栩綾說想看「機器人王國」,但是熙諾卻說要看「翼之勇者」(噢,跟我原本的預想剛好相反,還以為男孩子才會喜歡機器人)。如果當初只借一部,根本不提供選擇的話,就天下太平了。

「我要睇呢套呀!」「我唔鍾意呢啲呀!」「成日要人就,BB咩!」「呀~~」

這不禁令我反思一個問題:不管是誰家的小孩子,與人意見不同,第一反應都是爭拗,仿佛越大聲就越可以改變別人的想法。靜心一想,如果這本來就是人類的天性,那就不關小朋友事,不是他們乖或不乖的問題,而是他們沒有「更好」的方法的問題。所以,大人有責任「教」他們更好的處理方法。可是,這麼細的小孩子,懂得「除了爭拗以外的其他更好方法」嗎?

1483197_604133149636436_382063656_nInnovative 2
 ♥ 偷聽到媽媽跟他們二人說了一句:「不如,每人想一個理由,告訴別人為甚麼你想看你挑選的那一套吧」。
本來我的第一反應是:他們這麼細個,怎會說得出有道理的理由啊?然而,他們為了努力地想理由(不管那個理由好或不好),馬上便靜了下來仔細觀察自己手上那部影片的封套。原來,這一招的重點,根本不是在於他們的理由好不好,而是在於把焦點從「大聲爭拗」帶到去「冷靜地想理由」。

當然是較年長的栩綾先想到,她說:「你看,這麼多機器人,個個也不同的,多吸引!」。而未足三歲的熙諾,想出的理由當然不太是理由:「我喜歡看啊,因為吸引啊!」。但是,不重要,至少氣氛已經緩和了。

 ♥ 媽媽進行第二步,叫他們再想一個理由,告訴別人為甚麼自己不想看別人挑選的那一套。
兩個小朋友互相看看對方手上的影片封套(其實小朋友挑選電影,只是靠封套上的圖片去決定的,日後其實可以在適當時候,教他們以故事大綱、影片類別等去決定,但是此時還是待媽媽繼續完成她的劇本,我沒有插手)。接著,栩綾說:「你那套這麼幼稚!」。反而是熙諾的理由更加具體:「因為我害怕!」噢,原來是年紀小小的熙諾,看到那一大堆的機器人造型時,預視到他看那電影會感到害怕。非常有道理的理由啊!

 ♥ 於是,媽媽打蛇隨棍上,提出第三步諮詢!「請想一個方法,嘗試改變對方不想看的那個理由,說服對方吧」。
噢,這真是很好的做法,因為如此便悄悄地引導了兩姐弟「從別人的角度去想」。熙諾的「方法」,當然是不太「有效」的,例如他會說「因為好看,不會幼稚」(即是說了等於沒說)。我們靜待的,是較年長的栩綾的「方法」。她想了一會,說:「不如試試看幾分鐘,如果你真的好害怕,到時才再商量是否中止,改看你那齣吧。」

結局?本來是一場鬥大聲的爭拗,最後變成了各自發揮同理心、發揮創意去構想理由的一次「遊戲」,也是教導小孩的一次難得機會。撰寫本文之時,香港正值佔中歷史時刻,「從爭拗到和談」,相信也是每一個港人的心願。

About author

梁承謙博士(一休)
梁承謙博士(一休) 20 posts

7A班戲劇組藝術總監+香港中文大學優質學校改進計劃學校發展主任 正職:一半舞台編劇,一半教人教書。 育有一「好」:栩綾九歲,熙諾四歲。 http://www.7a.org.hk http://www.fed.cuhk.edu.hk/~qsp/qsip/index.html

You might also like

Innovative Kids

 STEM學習 – 全港水火箭比賽2017 總結

於5月28日, 一群年齡介乎9-15歲的未來火箭科學家開啟了探索航天科技之門。全港水火箭比賽2017於鳳溪第一中學舉行,參加者以科學Science、科技Technology、工程Engineering、數學Mathematics (簡稱 STEM)學習為目的,利用塑料瓶、彩色卡紙及膠紙製作出猶如藝術品的水火箭,再進行發射比賽。

Innovative Kids

小朋友「整古做怪」?是一種福氣!

小朋友們都愛「整古做怪」。經常都聽到有家長對著小朋友說:「不要整古做怪,快點正經一些!」

Innovative Kids

「為甚麼天空是藍色的?」–父母會怎樣回答?

栩綾已經去到會發問「為甚麼天空是藍色的?」的年紀了。 小朋友問這類問題,正常不過。作為一個教育研究工作者,我所關注的,反而是「家長接下來的回答」。教育研究就是這麼一回事:同一個問題,不同的回應,在小朋友的成長路上,將會建立出不同的習慣。